就是搭建自己的创业团队

2020-08-24 23:06

“但传统行业的人很难接受现在游戏规则。”一位创业者说,在组建初创团队的时候,股份分配特别重要。发起人一般占股60%-70%,团队其他成员分配剩余股份,并且规定了兑现期,这样才能让团队更加稳定。

“但想法一致也不一定就能成为合伙人。”李新义说,有房贷的、刚生小孩的,即便想法契合,也都不会考虑合伙。他解释说,创业初期是没有回报的,甚至还要付出很多金钱。有贷款的房奴、有小孩的奶爸,不能全身心投入,所以合伙人一定要“裸创”。

本月8日,李克强总理到访中关村创业大街的第二天,记者来到这里。下午两点,整条大街上没有想象中的人头攒动,让人感觉到多年前海淀图书城时期的文化味道。

到了融资阶段,天使轮的让股比例一般都是10%-20%,而估值却都比较高。很多传统行业的老板来找项目,却不能接受这种模式,而且他们不太认同财务投资和风险投资的不同。最终能成功联姻创业项目的,都是具有国际化视野的新兴投融资机构。

这是一条只有220米长的大街,这里是草根创业者实现梦想的天堂。

与李新义聊的过程中,两三位创业者在我们身边坐了下来。还是这里的规矩,大家纷纷先加了微信,又攀谈了起来。

然而,这里也有自己的游戏规则,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,甚至成功者一定是少数。

目前,创业大街已孵化创业企业超过400家,其中获得融资企业超过200家,平均每家企业融资500万元,融资总额超过10亿元。

1981年出生的李新义是创业大街的常客,已有一年多的“泡街”历史。目前他的创业项目已经进入研发期。

按照不成文的规矩,贴在墙上的招聘广告一月一换,都是创业者自己维护。如果要贴新的,只能替换贴够一个月时间的旧广告。

在车库咖啡,记者偶遇了两位“90后”创业者。他们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目前正在运营一个针对企业联谊会议服务的项目。他们要颠覆企业开会去饭店、咖啡厅的固定模式,而是创造一个提供多种联谊内容的主题场。

他表示,中国小微企业的寿命多数在2b3年,大学生自主创业危险系数会更高,多数甚至熬不过一年。中国的市场经济竞争已经很充分,产业架构基本完善,这就意味着创业的难度和风险也会更大。当前,制造业智能化,高端服务业,健康养老产业,休闲度假旅游等都有创新余地创业的空间。

记者走到人群中。“你有什么好项目?”“来,扫我。”好几个人拿出手机,通过微信与记者相互关注。他们说,见到新朋友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微信,如果志同道合可以一起搭伙做事。“在创业大街,只要是有创业想法的人,见面一定会扫微信相互关注”。

记者走进了位于大街中部的车库咖啡。咖啡店装修得很简单,近百张桌子挤得满满当当,每张桌位上都摆着电脑,人们全神贯注地忙着自己的事情。还有些人聚在一起热闹地聊着。

他告诉记者,他的项目从萌生到论证都是在车库咖啡里完成的。“在这里,有什么好的idea就说出来。”李新义说,只要不是核心机密,都会说出来分享。因为,听到的人也都是初创者,大家仅有的东西就是idea,如果你保守,大家不会与你交朋友。另外,听众也很可能就是项目的第一批用户,他们会提出很多你没想到的点子,坦率地指出你规划错误的地方,这样在项目启动前,就可以纠正。

去年平均80个项目中只有一个获得融资,今年50个项目中就能有一个获得融资。“但其实成功的比例还是很小的。”一位创业者说。

创业大街已经启动了一站式全方位创业服务平台——创业会客厅。这里为创业者免费提供多证联办、政策服务、知识产权、人才招聘、法律服务、科技金融六大类服务。初创企业在网上填报材料后,4个工作日就可领取营业执照。还会帮助创业企业推广宣传,平均每周会有近20场活动。

为了能找到合作伙伴,创业者们除了当面交流,还把自己的创业梦想和用人标准贴在了墙上。创业者们手绘招聘广告,用尽心思表达自己的创意吸引人才。

在咖啡店招聘墙上,一家宠物寄养公司则干脆将招聘广告起名“三缺一”,并手绘了麻将桌,三位牌友和一个空座,在空座椅旁写着“合伙人大神请上座”。

一见面,他们就很专业地介绍了自己的项目,并邀请记者多关注他们。“我们在大学期间就启动了这个项目,而且在学校附近开设了实体店,现在还在为这个项目努力着”。
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企业管理创新研究所所长、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主任陈贵认为,创业创新是勇敢者的游戏,也可以说是年轻人的专利,是存在高风险的市场行为。成功固然欣喜,但失败也很残酷。用榜样的力量鼓舞创客的模式很好,但也要建立有效的善待失败者社会保障机制,构建宽容理解关爱失败者的文化氛围,创新创业才会永续创客后继有人。

陈贵特别强调,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,信用是安身之本、立业之根,无论是创业成功还是创业失败,淘到的第一桶金应该是“信用”。“钱没了是小事,赚得了信誉,才具备二次创业的资本”。

“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模式一定会被复制,目前各方正在研究这一课题。”姚宏波说,220米的大街不能无限承载,但也不能简单复制,因为这条大街拥有得天独厚的周边环境,这是其他地方不具备的。

谈到创业成功的标准,受访的创业者普遍认为,获得天使轮(创业最初期)的融资,应该可以视为初创成功。

就着李新义的话题,另一位创业者说,来创业大街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找到合伙人。他说,初创者的第一步,也是很重要的一步,就是搭建自己的创业团队。在这里有很多想法相似的人,通过聊天才能相互发现。如果两个人对未来规划能达成一致,就组成了合伙人。

一年多以来,国务院总理、国务院副总理、北京市委书记、科技部部长、国家工商总局局长都曾到访视察。中关村创业大街,如今已成为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“圣地”。在这里,创业者可以畅谈idea(想法、理念)、交友聊天、找到合伙人、聘到好员工、巧遇投资商……

“现在创业的大多数都是80后,大家没有代沟,所以你越开放越有可能成功。”李新义说,开放地谈点子没人怕被剽窃。

中关村创业大街运营商海置科创董事长姚宏波说,当年,随着电商的发展,海淀图书城业态凋零,但这里有众多互联网公司,文化背景、空间、生态环境都适合启动创新创业。于是,在政府的引导下,这里变身创业大街。如今看来,这是知识集散地向智慧集散地的转变。